请给我,一盘dota的时间 玩家原创

2013-03-22 11:08   来源:   编辑:CGA_xulin   我要评论()

【摘要】 请给我,一盘dota的时间 玩家原创

或许这就是宿命,孤独地开始,孤独地结束。

繁华与荣耀,萧瑟与颓唐,全部散落在过去,拿不出更带不去。

窗外的雨水不断打在冰凉的玻璃上,啪啪的声音有些聒噪。空中寒冷的湿气吸干了周围所有的热量,冷冷的LCD,在昏暗的房间里幽幽的闪着微光,将四周点缀得更加阴寒。

十指翻飞,键盘噼里啪啦一通乱响,我极速地输入了自己的ID与密码。桌面刚刚温好的美酒正在冒着热腾腾的白气,酒香萦绕,读不尽的满屋悲伤。

呷一口酒,然后缓缓下咽,炙热的琼浆随着电脑屏幕上的进度条在食道内潺潺流动,如一团浓缩的火球,从喉咙到胃里都是热辣辣的疼痛,凉透了的身体终于热乎起来,心脏也开始咚咚得急促震动,我眨一眨被酒辣红了的双眼,瞳孔聚焦在面前闪动着的屏幕上。

人可以结束的孤独,但不能结束的懦弱,不是吗?

游戏开始,屏幕右上方的状态栏里,读秒倒计时有条不紊的跳动着。我静静地按下Shift+Enter,-weather rain应声而出,意料之中的雨丝在屏幕中纷纷落下,迎合着窗外的淅淅沥沥。

“秀洋文?”对面手幻刺的大神果然犀利,我指令刚一出手,他的汉字随即跟来。

“呵呵。”

滴滴透心凉,丝丝入梦长。DotAer何事怅?欲知问度娘。

阴雨绵绵,雨雪霏霏,遍地的凄美,你不懂,我不怪。

对面的五人已经选好了英雄,手选的幻刺,随机的船长、白虎、血魔、先知,自己这边也有三个人招出了英雄,屠夫、风行、术士,全是随机。

我自然是选择了虚空,传说中霸气外漏的脸哥,我最喜欢的英雄,没有之一。曾经是人类一员的他,过去被深深的黑暗吞没,连他自己都已经无法回忆,他曾被抛入时间的裂缝,在他回来时,已经具有了操纵时间的能力……

如果我的过去也被黑暗无情的吞没,变得无法回忆;如果我也拥有操纵时间的能力,可以在时间裂缝中自由的穿梭;如果……真的如此,数年来一直被束缚着的心也就解脱了吧?可是这样,我不会结识DotA,更不会爱上虚空,也就不会拥有这一路走来的凄惨与美丽,所幸没有如果,所幸不会有如果……

时间快到了,屠夫已经扭动着他硕大的身躯走出泉水,术士的鸡落在他的脚边时,风行也在上方河道插上了本方第一只河道眼。我的补刀斧,大药,吃书,树枝转瞬入囊,起身去追逐术士蹒跚的脚步……

完美的开局,有鸡,有眼,SGC一应俱全,我满怀笑意的向下路走着,仿佛看到希望中的笔已经划出了一个完美的圆圈。

XXX离开了游戏,没有英雄。

现实总是不尽如意的,本以为可以愉快地开始的游戏,仅仅因为一个人的退出而没了兴致,就像本以为可以一直幸福快乐下去的日子,因为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,再也没有了继续下去的可能。

“继续吗?不行就A。”对面的船长开始发问了,我想象得到电脑屏幕前一张张无奈而愤怒的脸,人类历史上最狠毒的语言都想迫不及待的丢向离去的那个人,可骂他又有什么用,罪魁祸首已经逃跑,骂的再毒也不会有人在意。

近卫一边安静的可怕,只有世界之树的枝桠间时不时闪动着亮光,没有人回答他们,也没有人选择退出。大家都做出了本该作出的动作,屠夫晃动着他肥硕的臀部把小兵狠狠地卡在身后,S型缓慢前进;风行也把他的第二只眼睛准确无误的插在了天灾的拉野点处,随后转身迎上了上路徐徐而来的树人;术士放弃了挡兵的机会,在河道处吃到了绿莹莹的治疗符。

队友都用行动展示了自己的不愿放弃,默默地,像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。一股特别的暖意突然从心底翻涌上来,原来自己并不是一直的孤单,至少现在,即使在有人逃跑的情况下,仍有三个互不相识的兄弟愿意陪我打完这盘DotA,打完这盘对我来说意义不凡的DotA。

“兄弟们,无论输赢,认真打完它吧。你不知道自己还能打多久的DotA,或许这场打完,就不会再打了。”

打完这句话时,我人也到了下路一塔前,先到一步的术士已经和对面的白虎船长纠缠在一起,犀利的致命连接将敌人狠狠地锁在一块,几轮下来英雄的血就被磨去大半。

只要被连在一起,即使是不能为对方承担伤害,即使一切的风雨都由两个人共同承受,应该也是幸福的吧。

线上并不好混,虽然有术士在一旁的保护,毕竟双拳难敌四手。船长的潮汐使者不断来袭,水刀轻轻一挥,节操溅得满地都是。神出鬼没的洪流,穿肠破肚的月神之箭,随处都充斥着危险,一不留神便会万劫不复。

可该来的总是会来,不管你想还是不想,不经意间到来的东西看似偶然,实则早有定数。

灾难是可以避免的,只要我专心一点,只要我多多留意小地图,可我还是疏忽了。屠夫在中路神乎其技的一钩,把血魔直接从两兵的夹缝间钩到塔下,腐烂瞬间开启,半血的血魔沉默未来得及放出,便在防御塔的攻击下命丧黄泉。人头是屠夫的,五级的血魔送了一血。

可能是被屠夫华丽的操作震慑了,也许是获胜的希望让我放松了警惕,在我猛然发现白虎在视野里丢失时,空前的危机感汹涌而来,脚下的土地在剧烈地震动,海水特有的苦涩味道愈来愈浓,来不及反应,一股极具冲击力的洪流从脚下喷涌而出,把我高高的喷起,继而重重的摔在地面。人未站稳,背后的气流急剧翻滚,利刃破空的低鸣声刺得耳朵发痛。我知道,月神之箭来了,想要躲开,无奈洪流的冲击使我头昏脑胀迈不开脚步。难道……我痛苦地闭上双眼,等待死亡的最终来临。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想象中破胸而过的疼痛并没有到来,取而代之,温暖舒适的感觉遍布了全身,伤口正在快速的愈合。睁开眼,一团温暖的金色光芒正将我团团包围着,月神之箭刺破了术士的身体,血液顺着箭尾,流向血迹斑斑的草地。

暗言术,在最后的时刻,术士用尽最后的能量,把他的一字真言套在我的身上,自己代替我承受了月女竭尽全力的一箭。

“术士,你……”

“回家,快……”

船长的剑上,潮汐使者再次凝聚了,强大的力量仅仅一刀,术士屹立着的身体轰然倒地。我来不及悲伤,转身朝着水泉的方向,使出了时间漫游。

我活下来了,踩着队友的人头回到家中,沐浴着温泉。

“术士,谢谢……”回家的途中,我默默打出这句感谢的话。

“没事,你没死就好。”

“还有我,不谢谢我吗?”一直在上路沉默着的风行说话了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先知要传送,我把丫晕了。”

“嗯,谢谢。谢谢大家,我会努力的,我不会让你们失望,因为我比任何人都想赢得这场比赛。”

比赛继续着,打C的英雄,寂寞的钻野换线,高度集中地farm;打G的英雄,匆忙的来来回回穿梭,不得一刻清闲;打S的英雄,一身的真假眼睛,为了微乎其微的视野,不厌其烦的斗智斗勇。

世间的一切,轰轰烈烈的开始,不一定会圆圆满满的结束。一场DotA如此,一段感情如此,人的一生也是如此。但有开始便会有结束,无论结局如何,禁得住就得忍耐,禁不住就和世界说拜拜。除了真正在意你的人没有人会在意什么,而真正在意你的人又少之又少,像这盘DotA,除了已经参与进来的玩家,还会有人在意他的输赢吗?或许参与进来的人也不会真的在意,最先离开的那个或许已经开始了一盘新的DotA,或许玩累了正在睡觉,谁知道呢?反正现在奋战着的九个人已经与他没有了半毛钱的关系,先说离开的人走就走了吧,不属于自己的心,栓都栓不住。

终于要结束了。屏幕的右下方传出敌人获得复活盾的消息,我方的中路高地防御塔仅剩了不到三分之一的血量,对方上路高地被破,但看来似乎没什么用,先知的一个传送轻易地把兵线带到了河道以外。

对面的幻刺,假腿,狂战,撒旦,黑黄,蝴蝶,复活盾。

我的虚空,假腿,狂战,疯狂,黑黄,雷锤,大炮。

这一波,中路守不住就要输,灭掉他们就能赢。

人来了,一声呼号,白虎的月神之箭急速驶来,不偏不斜直指我的脑门。我默默地计算着距离,在箭头离我不到五十码时,瞬间开启了天神下凡,利箭在我长大的身体中横穿而过,此时术士已挥舞起他充满魔力的法杖,两团巨大的地狱之火从天而降,狠狠地砸向地面上的英雄。我找准时机,一个时间漫游,转瞬来到敌方眩晕者的英雄中间,撑起了强大的时间结界。

白虎跳走了,同样开启黑黄效果的幻刺没有受到任何伤害,孤寂的蓝色结界里,先知高高举着他的双手,满脸的不甘,面目狰狞的血魔,睁大了猩红的双眼,愤怒的眼神仿似要喷出火花,船长还是一如既往的刚毅,白色的浪花静静地躺在他手中的巨剑之上,没有了往日的灵动。

疯狂立即开启,我疯了一般向着先知身上捶去。可笑的自然守护者,据说具有了超越空间的力量,可是在绝对的时间操控面前,也只有沦为可悲的奴隶,一动不动的被我鞭打。风行的火力聚焦同时开启,连成线的箭矢毫不留情地射向结界里的血魔,血魔的生命能量飞速的流失,转瞬间便成了风行的箭下亡魂。

幻刺的恩赐解脱是恐怖的,四点五倍的致命一击三下便带走了仍在念着咒语制造聚变的术士,随后转瞬间出现在风行的身边,弯刀切向火力聚焦着的风行,无奈的屠夫,面对神出鬼没的幻刺无从下口,只得一钩拉过刚刚落脚的白虎,张口咬住。

时间结界的效果没了,就在我刚刚结束船长性命的同时,幻刺也刚刚把风行砍倒在地,肢解时间结束,双方的战斗,陷入2V2的局面。我二话没说,迎上了半血的白虎,幻刺转身黏上身旁的屠夫。结果自是不用多谈,屠夫打不过神装的幻刺,白虎更胜不了神装的虚空。

此时此刻,这场战斗的胜利完全压在了两个打C的男人身上。不,对于幻刺来说,我是在拿一条命挑战他两条命的权威。

可结果是,幻刺赢了,他用一条命把我送回泉水,又用另外一条命把买活的我再次送入泉水。家里的建筑,不堪他微微几下的连击,一座接一座的轰然倒地。

队友活了,没有人敢出温泉,三路的超级兵洪水一般汹涌而来,最后的防御塔已经失守,世界之树颤抖着身体,在雨中疼痛的呻吟。

我知道她不想死,不想在这个世界里散做粉末,所以她悲愤,哀怨的双眼死死的盯着温泉里呆若木鸡的三人。我默默的看着不断减少的复活倒计时,或许在她死亡前都不能亲口对他说声抱歉了。

“对不起兄弟们,我没有兑现我的承诺。”

“无所谓,尽力就好了。”术士的话还是如此温馨。

“只是,你最后一场的DotA,输了,非常遗憾吧?”

“屠夫,你知道……”

“我猜的,能说说为什么不再DotA了吗?”

“知道我为什么喜欢虚空假面吗?并不是我想拥有他的能力,只是,我觉得虚空假面同我一样,永远是悲剧的主角。一副充满邪恶的面孔,遭受千万人唾弃,纵使拥有超越一切的本领,也仅仅是为了逃避他不想面对的现实。没有记忆,是他根本不想去回忆那些惨痛的过往,通过暂时的回到过去,难道不是在回避残酷的现实吗?时间锁定很强大,时间结界很强大,在脱离时间的结界里,是不是一切都能永恒呢?在时间结界里,家人是真的,朋友是真的,情人是真的,他们的身体冰凉的躺在时间裂缝里,可我们能得到永恒的亲情,友情,爱情吗?所以,我累了,DotA只是逃避,我不想逃了,我想从新面对自己的生活,永久的孤独也不要虚假的繁华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所以,遗憾就遗憾吧。输了才符合现在的心境,窗外的雨,屋内的寒,在这密密麻麻的雨雾里看着世界之树一点一点被摧毁,真是天凉好个秋啊。哈哈……”

“嗯,很深刻啊。不过,请你明白,即使在这样的境遇里,也不会仅仅只有凄凉的雨,或许是旖旎的朗日呢……”

“-weather off”

“或许是温柔的月光呢……”

“-weather moonlight”

“或许是灵动的雪花呢……”

“-weather snow”

世界之树倒了,在绵绵无尽头的雨丝里散作点点星光,雨似乎越下越大,眼睛开始有些模糊,酸酸的味道在鼻腔里蔓延开。认真的保存了游戏的录像,退出游戏。

或许,我一开始就应该试一试屠夫的朗日,风行的月光,术士的雪花。可惜,我不是虚空假面,更没有让时光倒流的能力。

结束了,很没出息的输了,也很没出息,被感动得红了眼眶,不过最后还是很有骨气的对着屏幕说了声拜拜,还好结束的有些柔弱,并不懦弱。

该上路了,离开自欺欺人的DotA世界,勇敢得向前迈好每一步。

不过,我永远都是一名DotAer,即使我不再DotA。

再见了,我的过去;再见了,陪伴我多年的DotA。

 
资讯搜索
热点资讯
最新资讯